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中的火焰

 
 
 

日志

 
 

巅峰的祥云  

2008-05-10 01:55:28|  分类: 行行摄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的火焰      2008年5月10日

2008.4.29上午,一对完全与爱情无关的男女从成都跑到都江堰首次携手走进某大型超市疯狂采购山粮后,飞山越岭,载驰载驱,向四姑娘山进发了。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一路上,我在牦牛的唠叨和白眼中放肆啃鸭,大口饮酒,昏昏然,乐颠颠,于下午3点抵达日隆小镇。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在卢三嫂的“山友之家”放下行李后,我们拉上三嫂的弟弟老六跑上了“猫鼻梁”,准备拍摄夕照金辉下的四姑娘。等待多时,徒劳无果。一行人说笑着回到镇上。在三嫂家吃饱喝足后,又独自上街乱逛一气。偶然闯进镇上唯一的理发店,女老板无意的问话把我惊了一大跳。她说:“跟老公一起来登山的吧?”。我反问:“为什么这样说呢?”。对方回道:“你老公这几年经常来我们这里。他好帅哦。镇上的人都认得他!我们都在猜想他的老婆是啥样子的呢?你们一进镇子,大家就都在说,好般配的一对夫妻哦!”。我顿时无语!赶紧告辞,跑回去洗洗蒙头大睡。牛的行李还没打开,去向不明,估计找三嫂老六他们叙旧去也。半夜,迷迷懵懵地 “唱歌”归来,摸摸索索地推开门,一个声音突然在黑暗中冒了出来:“走错房间了!”。偶吓出一身冷汗,呆立片刻后狠狠回了一句:“瓜牛!吓死老子不偿命唆!”。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意全无,想着心事:与异性朋友在外面过夜平生还是第一次呢!可是,却丝毫没觉得陌生紧张与局促不安。也许从城市的忙碌烦躁中脱离出来的我们,正是像归林的倦鸟在渴望得到这样一份不设防的自然随性吧?! 

4月30日8点,天气晴好。我们会同其它登山者在向导张二哥的带领下徒步前往20公里外,位于4500米海拔的大本营。天高云淡,登至高处,放眼望去,闹人的春意中:远处的雪山率直地将流畅的线条和苍劲的筋骨展示与人。我的呼吸随着艳阳的攀升,随着道路的崎岖,开始急促。口干舌燥,汗流浃背中,有些后悔了。牛健步如飞地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我和南京的沈小姐气喘吁吁地掉在最后面。我俩自卑地不敢问不想问也没功夫问还有多远。停足缓气时,沈小姐问:“你老公看来是经常登山的吧?整日耳濡目染,你怎么也没长进啊?!”    。 陡然间,心火蹿起老高! 气势汹汹地拼了老命终于赶上牦牛时 ,却只能拉着他的衣襟上气不接下气了。牛递来水壶:“累吧?喝口水。后面的路更难哦。”。偶正要开口告诉他这一不幸的消息,南京的徐领队又过来了。憋了半天,偶冒出来的话居然是:“近段时间喝酒又抽烟的人明天能登上去吗?!”。牛哈哈大笑:“谁知道呢?应该能上去吧!”。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翻过“牛棚子”,队伍已经溃不成军了。牛早不见影!我独自艰难地跋涉着,想起每次出差男同事们总是抢着给我拿包,心里就更是埋怨痛恨着牛!于是拿山景赌气,故意冷落、忽略它。偶尔回望来时的路,黯然中,不解自己为何要远行到这里,拿钱买罪受!看看表,已经下午2点了,又渴又饿,干粮在马背上,水壶在牛身上。远远看见南京的徐帅哥背着一个大包在前面,开始厚着脸皮有气无力地哀求了:“徐队,有吃的吗?”。本来我是不抱任何希望的了,谁知道徐队竟然大喜过望地马上驻足翻出一大堆小食品给我:“吃吧,多着呢!都是我们南京那两个小姐买的。你多吃点,正好帮我减负。只是千万别乱丢包装袋哦!”。我哭笑不得,但还是毫不客气地狼吞虎咽起来。老徐问:“你是电视台的吧?你老公是?”。“他是教练,一个地地道道的魔鬼教练!”。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下午四点,我终于踉踉跄跄地到达了大本营。瘫在那里看着牦牛又是扎帐篷又是生火做饭,忙得昏天黑地,心里就止不住地幸灾乐祸:“哼哼,遇到我这样一个笨女人,算你倒霉!”。牛好象看懂了我的心思:“过来,切黄瓜!在超市你不是问我买黄瓜有什么用吗?等会儿你就知道结果了!”。

确实,在海拔4500米的雪山上,当牛把热腾腾香喷喷的方便咖喱鸡米饭、白中透绿的黄瓜沙拉、榨菜、酸辣椒端到我面前时,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人间美味”!一大碗米饭进肚后,我不甘心地望望锅里。牛叹气:“唉!你呀,不仅是个酒囊,而且还是一个十足的饭袋呢!吃吧,管够!”。

向导张二哥跑过来通知:早点休息,明早4点登顶!

收拾好锅碗,我顺便在大本营附近溜达溜达。夕照下的雪山,一如我一路劳顿而疲惫的心,神情寂寥地把看进眼里的,藏进了心里。在长得似乎没有止境的岁月里,世事沧桑,花谢花飞,叶子荣了又枯,人面桃花相映了无数轮回,而山!依旧巍然而在。

望着那些山,有一些柔软的东西,在我心里慢慢地苏醒,像水一样荡漾开来。我知道,那是属于过去,属于记忆的。

在那些远山的更里面,在那座四面被山簇拥着的小城里,我在那里生活了整整15年!那是我生命中最纯净最美好的15年!我最初的梦想,我没有来得及绽放的初恋,都曾在那些群山里闪烁。而那些山,也如雕刻一般,深深地融进了我的血液和灵魂里。 

想想自己来路上的抱怨和固执,不禁自嘲地笑了。从15岁进入那日新月异、急剧嬗变的大城市至今,我的生活就如李宗盛歌里唱的那样:“忙得没有欢喜和忧伤,忙得没有时间痛哭一场。”山,这种曾被古人视为生命依托的事物,早从我们心灵中潜逸了,隐遁了。我和许多人在忙忙碌碌中,别说是这高海拔的崇山j峻岭,便是头上的天空,怕也是难得专注地看上几回。渐渐地,我们淡化和遗忘了远方、梦想、神圣、洁净。但是,山却一直站在这里。不管我们需不需要,也不管我们在不在意,它只是站着,远远地站着,静静地立着,就像天空,一直都那么旷阔地空在那里,等待着我们在不经意间想起自己生命中与山有关的日子,与山有过的美好回忆……

天色渐渐暗淡,刚才还炊烟袅袅,瓢碗叮铛的营地此时已闭声闭气。牛早已蜷在他的睡袋里了。一想到明天的挑战,偶也赶紧进袋就寝。在这样的高度,两个熟男熟女头靠头地睡在一起,要想安然入梦简直就是幻想。

“噼里啪啦”,醪糟粉子那么大的雪蛋子打在帐篷上,搅得人心烦意乱。与牛做朋友的时间并不长,彼此的性格也是一个天一个地。牛在城市里一向沉默内敛低调,到了山里才稍微跳颤一些。但是当牛向我发出登山的邀约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与户外经验非常丰富的牛相比,这样的出行在我是平生第一次!记得我们讨论住宿问题时,他还开玩笑向我保证会记得带上避孕套的。在三嫂驴舍的头晚,那跟火车卧铺车厢没什么区别,早上醒来后彼此都笑骂对方是“连畜生都不如!”。今晚,就不一样了!!!虽然我很满意牛不打呼噜,并且冒着严寒用冰水洗了脚;虽然我们都穿着羽绒服和衣隔着睡袋,但同在一顶狭小的帐篷里,寒冷逼迫着我们不得不紧紧地贴靠在一起时,我还是明显感觉到牛强壮的心脏在跳动,也被他身上浓烈的男人气息熏得透不过气来。我知道牛没睡着,因为他一直在那里翻来翻去。想到在别人眼里我们居然是一对非常般配的夫妻,我忍不住笑出声了。

“咋啦,你冷啊?头疼啊?”。

“我不冷头也不疼。就是想到别人都以为我们是夫妻就好笑呢!”。

“你这个人啊,思想就是复杂,简单点不好吗?海拔这么高还冲动,真是怪!睡!”。

偶狂晕!!!黑暗中我鼓起大眼睛白了牛好一阵。压住嗓子骂道:“你个神经病!谁冲动谁知道!换个我爱的男人在我身边躺着,试试!!!

半夜,牛直嚷嚷头疼,又说比上几次好得多了。唉,明显的高山反应!俺实在爱莫能助。俺头虽不疼,但被他这么一搅和,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中,凌晨四点到了。张二哥过来催了好几次。可牛就是赖着不起来。别人都已经整装待发了,牛才熬好咖啡。匆忙吃完早点,我俩手忙脚乱地跟上了队伍。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第一次在凌晨四五点钟,在海拔5000米的高度,看天幕,蓝得如此深邃醉人!月芽儿和颗颗繁星挂在眼前,仿佛伸手就能摘下,让我恍然以为身在一个异常优美而又诗意盎然的梦里。

夜,在慢慢变亮,世界就像一双正在恢复光明的眼睛。张二哥向大家解释:“必须在这个时候出发。因为太阳出来后,温度高了,化雪时登顶,容易出现雪崩。”雪在我们脚下吱嘎作响。牛打着电筒跟在我后面。人们默默地踩着前面的脚印一步步地攀登着。其他的队员都全副武装,又是头盔,又是雪杖。只有我和牦牛空着手。手有些冻僵了,牛从后面递上一双抓绒手套。原来这看着粗放的汉子也有细腻的一面。他带着两副呢!

我把相机斜背着,衣袋里装了两根黄瓜和几块巧克力,还在兜里塞了一瓶最高倍的防晒霜。牦牛背着双肩背包,里边是他的相机、水和干粮。总之,我们尽力让自己轻装上阵。

朝霞一点点地驱赶着月色的暧昧,我和牛也渐渐地从队伍的最末尾行进到最前端。当阳光下的二峰完全展现在我们眼前时,回头一看,队友们完全没影了。牛始终在我后面大约100米的位置。坐在一块石头上等到他气喘吁吁地爬到我跟前时,立刻把相机递给他:“喏,给美女拍照!”。牛无可奈何地拍着我,边拍还边埋怨:“终于明白我这次登得为什么这么苦了。原来有个特别臭美的女人始终在我前面晃。害得我腿脚发软!”。我反唇相讥:“不会撑船赖河弯!同志,要知好歹啊!我没拖累你算你娃有福气了。给美女拍照的机会也不是人人都有哈!何况还是在这样的高度。如果俺师傅在这里,你求我拍都没门呢!”。牛疑惑地看着我:“你昨天的熊样那去了?怎么今天像换了个人,劲大得很呢!”。“呵呵,这就叫做一夜不见,当刮目相看吧!人家基因有那么好呢,羡慕哇?”喝了几口水,吃了几块干粮,缓过气后,我们一前一后继续朝着二峰攀登。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也许是心里跟牛在较着劲,也许是不愿意成为别人的负担,我咬着牙在不是路的“路上”爬啊爬。峰顶虽然看起来就近在咫尺,却是那样地可望而不可及!总觉得快到了快到了,可费老大的劲攀上一座山崖后一望,它还是在我头顶上嘲弄地鄙视着我。9点左右,我终于看到顶上有两个鲜红的亮点在移动了。估计那是比我们早出发的另两名登山者。这时,牛已经拉在我后面老远老远,根本看不见了。太阳光异常地灼烈。怕自己被烤成焦碳,我用厚厚的头巾蒙着脸,在鼻尖处抹了点薇姿防晒霜。瞧了瞧自己所在的位置,已经是二姑娘的肩头处了。雪风带着雪粉扑面而来,稍微一停顿,就觉得阵阵寒气浸骨刺人。周围异常寂静,比寒冷更深入骨髓的是孤独,世界在此刻仿佛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身处这纯净的天与地之间,觉得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想想谁?可想来想去,脑子里还是这眼前的茫茫雪脊。也许恋山之人心里永远是简单和清澈的。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雪越来越厚,几乎每下一脚,就齐及膝盖。对于自幼在高原随父登山,成人后喜爱游泳潜水的我来说,虽然是首次徒手涉足这样的高度和陡峭,但经过第一天步行穿越的磨合后,丝毫没感觉到5000多海拔的大气压带来的种种不适,只是年初那场车祸撞断了左肋后,一直不敢大剂量运动,体能明显不如从前。步履一急促,就觉得喉头发干。水在牛背上,渴得实在受不了,就顺手抓把雪吃着润嗓子。尽力调整着步子和呼吸,窃喜自己的状态比预计的要好很多。本来想停下来等等牛一起上顶的,回头一望,他还在后面跟蜗牛似的爬着。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看着到顶的距离越来越短,干脆!自己先上去。

距离顶峰还有200多米了!前面陡然立着一座几乎呈直角的陡峭雪壁。我立足的地方距离两边的悬崖只有几米。要徒手登上去简直就是妄想!突然,我的眼前落下了一根粗实的绳子,紧接着,雪团扑扑直落打在我头上,然后听到上面有人呼吸。反应过来,我马上使出吃奶的劲大声叫唤:上面慢点,下面有人!下面有人!雪团掉落的频率一下就慢了。过了一会儿,一个男人从天而降。他非常吃惊地瞪着我,好象我是个天外来客。顾不上客套了,我说:“朋友,能跟你上面的队友说说,先别忙着收绳子,我借用一下。等我上去再收好吗?”。“你一个人?你的队友呢?你的向导呢?”。“放心,我不是从直升飞机上下来的。他们都还在后面。用你们绳子上去后,一会儿等他们来。”那男子裂嘴一笑,唇上立即迸开几道血口子。他赶紧收嘴。对着上面喊了几句后,上面回到“好!我们等她上来!”。

有了绳子就等于有了路。登顶的渴望让我像一只刚出笼的灵猴,不到半个小时,我就到顶啦!上面是另一个队的向导和一名登山者。他们向我这个不速之客表示了祝贺,并用我的相机为我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就下撤了。那名向导是最后下去的。边下边一段段地撤绳。动作娴熟,有条不紊,令我惊羡!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在海拔近6000米的峰顶独自俯瞰群山,真的是太幸福啦!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我就像一只傲视天穹的苍鹰,在这美得惊世骇俗的颠峰绝地,自由地翱翔着!蔚蓝蔚蓝的天空飘着几朵淡淡的白云,天空是那么近,仿佛伸手可触。第四峰像观音菩萨一样端坐莲花宝座上(据说,目前还没有人登上四峰),在我身后含笑注视着我。阳光铺撒下的层峦叠嶂,在我脚下连绵起伏。这一刻的我不得不感叹自己的渺小和语言的匮乏,这一刻的我猛然觉得尘世间的所有烦恼原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这一刻的我突然明白:信奉天神的藏族人五色旗中为什么用得最多的就是蓝色了。因为对大自然的顶礼膜拜,就是在与天最接近的地方,把心事交给了玛尼堆,交给了他们所信赖的天与地......

徜徉在这无边无际的蔚蓝里,无论我是想起天空或是海洋,那都是无穷无尽的概念,那都是自由自在的概念!任凭我怎么舒展四肢,或是振臂高呼,或是浅唱低吟,这荡涤我灵魂的蓝此刻赋予我的,就是无拘无束的翻飞,酣畅淋漓的想象,广袤深远的思维.....

半小时后,向导张二哥,牛陆续上来了。牛上来就瘫倒在雪顶上。我赶紧掏出黄瓜给他。牛边嚼边嘟囔:“呜..呜...你太厉害啦!你才是牛!”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我哈哈大笑.....:看在我给你黄瓜的份上,一会儿下去你就拍拍我下山的样子吧。

顶上最多只能站五个人。随着后面队友的陆续到达,我不得不遗憾地告别了。

颠峰的祥云 - 雨中的火焰 - 雨中的火焰

拉着绳子我一点点地慢慢下移。真的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啊。不敢看下面不敢看周围,小心翼翼地,胆战心惊地挪动着。快到削壁末端时,听到上面的张二哥对我后面的牛说:“牦牛啊,快去帮帮她。”话音刚落,牛就拉着绳子朝我滑来。估计牛也是替我着急,估计绳子结冰了!估计他也没想到自己的速度会失控!!都说:乐极生悲!看来老话真是一点没错。总之,就在我探头去看身后的雪壁是否到了尽头的时候,牛像一发重型炮弹自上而下重重地撞在了我身上。我倏地像一颗小石子一样弹出去了......

至今,想起那幕,背心就冒冷汗。当1米8,约150斤的牛猛地把我撞得飞出去时,天旋地转!魂飞魄散!....等等关于极度恐怖惊吓的用词已经不足以形容我在那一瞬间的感觉了!没感觉!纯粹没感觉!甚至没听到自己回荡在山颠峡谷间凄利的惨叫。脑子里只有一个反应——死啦!!!

记得有次单位组织活动,大家互相鼓动着去玩蹦极。领头的挑我给女士们当典范,因为大家都觉得我应该是这项极限运动不折不扣的拥护者和实践者!结果,所有的人都玩过了,我也弄死没尝试!大概,老天爷想到那次我没蹦成,就专门挑在这海拔5700米处的雪崖上让我领教体会一番吧?!

幸好,这之前我在下山时把绳子在腰上缠了几道,还打了个结。只是我当时已经忘记了,甚至什么都不知道了!就那么在悬崖上翻滚着颠倒着荡过来又荡过去,最后被牛拼命拉扯回来了。当我重重扑在雪地上后,呆怔了许久,我才抱着雪嚎啕大哭起来。雪风作为背景音乐在为我伴奏着,一边的牦牛牙齿得得地为我打着节奏。我哭得来是呼天抢地,死去活来,哭得快把胆汁都要吐出来了。直到泪水凝成冰渣与墨镜粘连在一起。听见牛在我身后不住地:对不起,对不起......静下来后,就觉得身上好痛,估计是跌撞擦碰的。一句责怪的话没说,一句发泄的脏话没骂,呆呆地想了想,又左右打量了自己一下:庆幸自己没被吓死!庆幸相机在下山前交给了牛背着!庆幸牦牛没机会被我的家人我的单位指控为过失杀人嫌疑犯!

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站起来,看都没看牛,径直往山下滑去。牛也不敢吱声,冲到我前面,默默地滑在我前面,为我开道。一直快到终点时,他站起来,我看见他屁股上破了个大洞时,才笑出声来!

听向导说我们这只队伍从大本营到顶峰用的时间,尤其是我作为女性登顶的速度,是他带过的所有队伍中屈指可数的!三名女队员,只有我上去了。半道上,碰到一个上海男人被他的同伴奉劝加警告威胁后,不得不绝望痛苦地放弃登顶。心里更是庆幸。那天,连我在内,共有11人上顶。

下山的路与上山一样都是近20里的距离,却比我想象中还要漫长许多,艰苦许多,磨人许多。 登顶后目标就没了,何况体力透支得厉害,特别是还受到巨大的惊吓。饿,累,渴!我在茫茫的雪原上走得小腿发抖,心里无数次赌咒发誓绝不登山绝不走荒原了!好多次我绝望得就想撒开四肢躺在那里不动了!不走了!但好在脑子里唯一的意识就是:山就在那里,一直就在那里!去登山其实就是自己在跟自己过不去!就是去找个机会找个由头找个借口挑战自己!如果放弃,还不如直接从悬崖上摔下去死翘翘!

与登顶一样,我第一个回到了营地。歇息好一阵,才看见队友们面无人色,摇摇晃晃地出现。老远,我冲着牛就喊:“下山我要骑马,不许跟我抢马!”

到达日隆镇后,我在小超市买了许多拉罐啤酒放在床头,躺下就不想动了。醒来就喝酒,喝了继续睡。牛在另一张床上问我要酒喝。没好气地回道:“要喝自己拿!我又不是你家的老妈子!”。到了饭点,三嫂是唤了又唤,请了又请,我们都不想动,唯一能动的只有舌头了。彼此呻吟着,攻击着。牛抱怨我没阶级情感,下山不让他骑马,害他脚痛;我回击:‘你以为骑马就舒服么,我屁股都磨破啦.....’两人各自躺着就这么没边没际地诉说着,大醉大睡直到第二天,外面明媚的阳光好不容易才把我们吸引出洞.....

牛请的是公休假,我呢,在请假时遇到领导心情格外好,蒙他老人家开恩,说:先把假条留这儿,回来再填起止时间吧。

这样的天赐良机岂能浪费?!洗净晾晒好所有的脏衣服后,在慵懒的阳光下,我忽然提议去莫斯卡。牛不可思议的瞧着我:“你,不累?!那可是与世隔绝的藏族佛教地区啊。现在正闹藏独呢!”牛断然拒绝了。说起风就是雨,没等他回过神来,我已麻利地收拾好行囊,并算清连日来二人的花消,把AA后的那一半给了他。牛坚决不要,钱就那么推来推去,最后被恼怒的牛扔在地上。出门就是公路,我迅速拦截了一辆去小金的过路车,绝尘而去。上车那一瞬间,听见牦牛在我后面大叫着:“你真的生我气了么?!带上电筒,路上小心!到了给我发信息。”

在车上,我回头望着牛的身影,眼泪夺眶而出:哥们,我没生你的气!只怪我实在太向往莫斯卡了!人虽然都是群居动物,但我们是在路上的行者!我们都是为了暂时逃避那些鸹噪的庸俗,才像两块纯粹的石头,重归了孤独。你是我永远值得信赖和尊重的朋友。没有你,我绝对无缘颠峰!相信你过后会理解我的选择。

聚散随缘,路还是要靠自己走!完

又续:幸好分路走了,否则那场大地震是绝对避不过去的!万万没想到,5月12日,地震!!!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